• 我们没有战功,就是最大的战功——记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

      官兵上讲台,心声一起听“战友是什么?是把最后的干粮让给你吃的人,可是我最近的做法,却让一名战友很闹心……”某中队讲台上,下士小林说起了自己的“问题”。战士一起训练生活,难免会产生一些不愉快。

      世界卫生组织3月18日表示,现在欧洲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比一年前该病毒在欧洲致死的人数还要多。世卫组织警告说,新病例的毁灭性激增,部分归因于更具传染性的变异新冠病毒以及疫苗供应的缓慢。

      此前担任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的李毅中、苗圩都有央企高管任职经历——李毅中曾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苗圩曾任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审计署任审计长。调研——新任“一把手”们近期去了哪儿近日,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文件要求各部门、各地方要尽快制定具体配套政策,加快政策落地,确保取得实效,推动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我们没有战功,就是最大的战功——记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

    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队员集合,准备执行巡逻任务(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摄新华社拉萨3月24日电题:我们没有战功,就是最大的战功——记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新华社记者张兆基、王沁鸥三月,草木萌生,春满拉萨。 布达拉宫的金顶在春日的暖阳下,熠熠生辉。 红山脚下,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布达拉宫消防站站长强巴曲培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队员进行例行体能测试(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摄作为西藏现存最大、最完整的宫堡式建筑群,布达拉宫是藏式传统建筑中的翘楚、中华民族古建筑的瑰宝,也是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 其中珍藏着大量佛像、壁画等珍贵的历史文物和奇珍异宝,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然而,作为土木石碉楼结构的高层宫殿,布宫的耐火等级较低。 殿内2000余间房屋内存放有大量的经书、唐卡、锦缎,火灾荷载大,防火难度高。 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二级指挥员乔宣茜展示消防救援大队推出的消防宣传唐卡(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摄1984年,布达拉宫消防班成立并进驻。 此后的37年间,布宫未发生过一起火灾。

    能守护这座千年宫殿,对于强巴曲培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他说,自己从小就在布宫脚下长大。

    强巴曲培每天用脚步丈量布达拉宫。 宫殿内部通道错综复杂、楼梯狭窄、房屋众多,建筑整体落差115米,指战员们每天要进行10多个小时的防火巡查,每人每天平均要走万多步;他们每天下午闭宫后都要与管理处工作人员一起查库,主要检查断电、熄灯等情况,不留一处隐患。

    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队员开展例行体能测试(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摄如今,消防班已成长为有37人编制的消防大队。

    近年来,大队采取人防和技防相结合等措施,不断优化工作机制,引进高科技防灭火装备,确保布宫防火安全。 “消防队伍中有句话:我们没有战功,就是最大的战功。 肩上的责任让我们一刻也不敢松懈。

    ”大队副教导员李永原说,“文物古建防火属于世界难题,如何兼顾文物保护和防火救援,需要在传统习俗和现代防火要求中取舍。 ”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队员在宫殿微型消防站维护消防设备(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摄信教群众手持点燃的酥油灯进殿朝拜是传统习俗,但又存在巨大火灾隐患。

    在消防部门的建议和多方努力下,布宫主体建筑内的千余盏油灯,已下迁至雪城内的千盏灯房中,并将点灯的习俗,改为向灯池添加酥油。 目前,殿内酥油灯数量、灯芯的数量和间距都做到了精细化管理,并将以往的木制酥油灯罩改为了隔温散热效果好的特质灯罩。

    这些做法得到了布宫灯香师和信众们的理解和支持,这一成功经验也在西藏各主要文物保护单位推广。 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队员在巡逻期间检查消防设施(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摄此外,智慧用电、智能消防等一批防火新科技也进驻布达拉宫。 短路检测和自动测温系统能够实时监控各处线路情况,一旦电流超过规定限额就会发出警报,远程自动断电。 消防员们能从手机短信中获取实时预警信息,只要收到预警,执勤人员就会迅速到现场排查。

    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队员准备进入宫殿检查消防设施(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摄李永原介绍,过去,灭火主要靠水或土碱。 现在,灭火器已经从水基、干粉灭火器发展到六氟丙烷气体灭火器,针对不同应用场景最大限度保护文物安全。

    考虑到布宫独特的垂直建筑结构,高差较大,大队还预铺设了水带,可节省至少5分钟的救援时间。

    山上还设置了36个水带前置箱,其中配备了轻便的小口径水带,供增援时使用。 “队员们除了维护消防安全,还承担着维持秩序、帮扶群众、应急救助等任务。

    ”李永原说,经常会有游客在游览时因高原反应出现不适、昏厥等情况,我们在山上常备氧气和药品,及时提供帮助。

    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队员在巡逻期间检查消防设施(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摄入队近10年,布宫的地图早已印在了强巴曲培脑中,宫殿、通道、器材的位置都烂熟于心。 “我在这里长大,又回到这里工作。 守护它,就像守护家一样,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他说。

    (完)(责任编辑:达珍)。

    我们没有战功,就是最大的战功——记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

      教育是每个家庭的大事,风吹草动都牵动人心,相关部门及时发声澄清谣言,回应诉求剑指乱象,显然十分必要。应当看到,校外培训之乱并非一天两天,漫天吹嘘、质量堪忧,趸交学费、退费无门等情况普遍存在,而更令人烦心的,则是超前教学、贩卖焦虑,动不动就是“你来,我培养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养你孩子的竞争对手”。捆绑裹挟下,许多家庭不得不投入巨大精力与财力跟风,甚至造成“课上不学课外补”等扭曲现象。

      ”一场春雨过后,河南周口市扶沟县的几位农技专家来到廷源家庭农场,为种粮大户路廷占送上一场春小麦病虫害防治的农技“及时雨”。

    我们没有战功,就是最大的战功——记布达拉宫消防救援大队